突击队!守卫首都机场T3-D_新闻中心_中国残疾人网_残疾人创业项目_残疾人就业促进网
启航建站系统
顶部右侧广告文字
头部广告460x60
横幅通用100% x 90px

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突击队!守卫首都机场T3-D

作者:中国残疾人网_残疾人创业项目_残疾人就业促进网 来源:东方头条 2020-04-02 15:03 4241 ℃
横幅通用100% x 90px

随着疫情形势的不断严峻,北京首都机场T3-D自3月10日起成为疫情严重国家和地区进港航班的处置专区;3月15日起,全部国际及来自港澳台地区进港航班,均停靠首都机场T3-D处置专区,入境流程的频繁变化和每天40多个航班、7000名乘客到港,让T3-D的安保工作压力巨大。

为了应对集中的客流,维护机场的秩序,首都机场公安局境外输入疫情防控突击队这支40人的队伍,3小时一换班,24小时有人在岗。副队长路涛,更是丝毫不敢松懈,哪怕到了半夜,困了就在警车里眯上2个小时,在民警换岗时起来监督民警穿脱防护服。

“国际航班24小时都有到岗,对于我们来说,全天的压力都很大。但每天看到有那么多同胞回来,他们有时还会给我讲他们一路上的见闻,会体谅、理解我们的工作,我就觉得我们的工作都是值得的。”路涛说道。

24小时都是紧急时刻

大年初二那天,还在家里过年的路涛突然接到局里通知,要求在大年初四晚上8点前回到北京。接到通知后,路涛立刻改签了机票,回到了工作岗位上。

随着那几日国内疫情形势的不断加剧,原本正常的公安工作,直接转变为防疫一线,面对每天来来往往的客流,路涛跟家打了个招呼,就和队友们一起常住在了单位宿舍。

3月9日,T3-D正式成为处置专区的前一天晚上,首都机场公安局紧急选调了40名民警组成境外输入疫情防控突击队,为专区提供警务保障。路涛被任命为突击队副队长。

因为T3-D之前仅是国内到港区,国际航班到港的变化,海关、边检、急救部门的入驻,旅客下机到离开的流程,路涛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去了解。“当时现场分3个类型,国际转国际、国际转国内,还有国际到京,只有对这些地点、流程都充分了解后,才能在有警情的时候去快速处置。”同时,为了使这支临时组建的突击队更有战斗力,队伍的工作职责、工作内容、后勤保障,都需要路涛去协调制定。

3月10日起,尽管已经尽力做足了准备,疫情的不断变化、客流的不断增多,也让突击队的压力越来越大。3月15日,首都机场和大兴机场所有国际及港澳台地区进港航班全部被调整到T3-D。“从每天大约10个航班、1500名乘客,到每天40多个航班、7000名乘客,我们的保障压力一下就上来了”。路涛说道。

“除了进入T3-D区执勤,我们会安排警力在楼外备勤。因国际航班24小时都有到港,所以从早到晚压力都很大。”路涛表示,突击队每3个小时换一次岗,白夜无休。而为了能更快到达现场,备勤的民警只能在航站楼外停着的车里休息。作为突击队副队长,每次民警换班时,即便是凌晨3点、6点,路涛都要到警务室内,监督民警穿脱防护服,每次都要将近一个小时。

最高兴的是得到了群众的理解和认可

当海关筛查出来的有症状的旅客待转运到医院,航站楼有旅客的积压时,民警的作用尤为关键。

“特别是有旅客在晚上滞留时,因为大家都是戴着口罩不吃不喝,经历十几个小时,回到北京时都很累。到了晚上,大部分旅客还会安静的休息,或者找个角落呆着,但也有旅客因精神压力较大,一时情绪激动了,这时候,我们就会去提醒、制止一下。”路涛说道,旅客多,行李也多,一下飞机又看到等待他们的是一道一道的流程和一群穿着防护服的人,大家的心情他都能理解,尤其当政策有了新变化,旅客又不知道的时候,包括他在内的所有突击队队员们,都会竭力给旅客解释着。

“也有很多旅客听完我们说的,就表示理解和支持。”路涛回忆道,有一天早上6点多,有一批留学生从国外回京,滞留在机场。想到他们的疲惫和无措,路涛防护服都没来得及穿,就走到玻璃墙那,隔着玻璃和留学生用手机交流着。“当时他们有20多个人,我们聊着聊着,他们就把自己的行程、一路上的见闻,用记事本编辑下来给我看。还给我看他们发的微博、朋友圈,里面也写着对我们工作的认可。”路涛说道,当时看到留学生的朋友圈时,他十分感动和欣慰。“都是同胞,看到他们能平安回来,能对我们所做的工作很认可,我就很高兴。”

还有一件事给路涛留下了深刻印象。“前几天皇城根小学一个12岁的小学生给我们寄来一封信,还用他自己的压岁钱,买了66箱牛奶送给我们。”路涛说,其实辛不辛苦都没什么,他最高兴的事就是,他们的工作获得了群众的认可。

半个多月仅见了女儿两次

慢慢的,突击队的工作逐渐捋顺,因国外疫情爆发式增长,国际航班开始逐渐减少,对于突击队来说“最艰苦”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突击队民警在应对疫情带来的变化的同时,也没有忘记自己的本职工作。因下机流程的变化,很多旅客弄不清自己行李如何提取,或一时遗忘了,都会求助首都机场的民警帮忙找回。

同时,现在航班落地后,海关检疫部门会上机对旅客进行第一次情况筛查,将已有症状的重点旅客提前带下飞机,转运至医院。其他旅客随后下机接受第二次体温筛查,体温正常的旅客则可以下楼过边检,提取行李,然后由机场大巴转运至新国展进行分流隔离。而体温异常的旅客则会被留在医学观察区,等待进一步的检查。检查结果仍有问题的旅客,要在安置区等待120转运至定点医院。

这些旅客中,很多都是独自在国外留学回京的学生。“很多留学生的家长来机场外接孩子,或者在家等孩子,等不到又不了解机场里面的情况,就会找民警说联系不上孩子。每当遇到这类警情,值班民警就会一边确认孩子的状况,一边安抚家长的情绪。

3月20号,路涛接到警情,称一名独自乘机归国的14岁男孩在T3-D航站楼无人照管。路涛带了瓶水找到他,原来是因为下机时体温筛查异常,男孩在安置区一直等待。

路涛上前与男孩主动聊起天来,得知男孩是从伦敦在莫斯科转机到北京的,路途遥远,已经经历很长的飞行时间。“我自己也有孩子,那个孩子年龄太小了,真的是不放心他一个人在那。”直到120到达将男孩接走,路涛才安下心来。第二天又打电话过去问情况,电话最后,男孩说“谢谢你,还打来电话关心我!”“这不是怕你一个小孩儿出问题吗?”路涛回道。

路涛自己有一个1岁10个月的女儿,但从3月10日到现在,他只回家见了女儿两次。

“从过年回来,我就知道疫情的严重性,那时候就跟家人说过了,家人虽然担心,但也很理解和支持。”路涛说道。但即便是这样,很多突击队的队员们,到现在也没敢告诉他们的家人,自己在一线,在做什么。“还是怕家人担心。”

到3月31日,首都机场T3-D到港的旅客少了,突击队也开始弹性调整警力,目前是8名队员在岗。

压力小了,工作要求还是一样的。没有人知道这场战役还要持续多久,可无论多久,路涛和众多首都机场的民警们,都会一直坚守在那里,守护旅客的安全。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叶婉

Tags: [db:关键词]

横幅通用100% x 90px
最近发布
横幅通用100% x 90px